• 2011-12-01

    电梯

          昨晚梦见在一幢摩天大楼里坐电梯,其实每一层楼里有很多正常的电梯,但不知为什么我七拐八拐的就走上了一座很诡异的电梯。这部电梯就是四面墙壁。我只能贴着电梯两手紧紧扒着墙壁避免被上升过程中的气流带出去。可是看看左右别的人都很泰然自若……

          我记得我是从1楼上去的,我想去24楼。电梯上升了很久很久……一下子飙到了194层……

          我赶紧跳下来,找了个楼梯一直往下走……

          每一层除了楼梯和大厅什么都没有,越往下走就看到好多人赤身露体的躺在地板上……越走人越多……越走越惊悚……可是总感觉走不到头……

          我勒个去的,两百层啊,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底啊……更紧要的是,我走了好多层忽然发现这个楼层我已经重复走过好几遍了,我不断的在194层上下循环走着,每走到关键的一层就又重新回到194层。这是没有尽头的楼梯啊!……就在绝望之余出现了一道门!

         穿过门我找到了电梯。这时我忽然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从哪一层站上电梯的。一起等电梯的人和我说,你是从192层上来的,顶层在往上就是一楼了,这部电梯只升不降,在那里不断循环着……这分明又是一部没有尽头的电梯啊!     

  • 2011-10-30

    万圣节魔女

        这周末的课堂练习,依旧是跟着老师按部就班的~重点是聚焦……因为今晚是万圣节,于是主题就变成了魔女。

     

  •        很久没画整幅的画了,这是painter课程上跟着老师画得……我脚着能跟上速度就成了……

           另外这是已经调过色的版本了,原来的版本颜色还要白蒙蒙的……下次要注意冷暖对比,用色还得再大胆些才好~

  •       很久没写日志了……常更常新才好呀……而我总是半夜的时候才忽然有心情写日志……

          一忽儿夏天很快又过去了,伴随着空气里湿湿的甜甜的气味,天气渐渐转凉了。每一天的傍晚提早了,下雨天也变多了——其实这是我最喜欢的时候了,晴天里有散发着旧照片气味的橘黄傍晚,雨天里有下不干净的小雨——只不过我最近总是很难逮到傍晚的时候回家,看不到夕阳斜下的时候阳光被树叶打碎的光斑落在花园的石头路上,看不到卖旧货的老大爷坐在三轮车上带着黑框眼镜低头专注的翻着旧书的模样,也听不到三三两两的中小学生们放学回家路上你一句我一句的拉拉杂杂,倒是时常看到雨天夜里路灯在黑暗的大地上显现出越发修长和明亮的倒影。我想,还好,这样至少不算太坏。

         像这样看到一点让自己放松的事物,还不需要几番心理建设就又恢复起精神来了。难过的,很快就忘记了;错了的,努力承担着吧;生气的,清热降火原谅了吧;没有的,就等待期望着吧;如此这般,过去的很多琐事和不愉快,也就这样迅速的被新的事物所覆盖,记的起来却又记不清楚了。

         最近总是想,多记住些如何?不只有喜欢的,还有不喜欢的。不是为了总抓着过去的难堪不放,历史并不一定会重蹈复撤,过去了就过去了。但那些不同时刻的心情都是真实而深刻的,每一回首都能看到一个不同的自己并在那个人生阶段上的好恶和选择标准。记得多些,便让人生更生动些,每走一步都想的明白前因后果。换种说法,因我的人生充满了各种的随性和不能解释,不能总好了疮疤忘了疼,怎么也得增加些许“以理明志”的气势吧。

         呃……这原本“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如今却“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似乎入世了……人心的加减法还真不好做呀…… 

  • 2011-09-17

    地板上的早晨

        今天回到家又已经8点了……实在太累了结果吃好饭上了楼就速度的躺地板上睡着了……当时想着:还没洗澡不能上床睡……

        半夜口干舌燥的醒过来,觉得好像睡到天昏地暗了……其实也就四五个小时而已。睡梦中都是关于“样品还在萃取中”的急切……结果因为头直接枕在地板上睡脖子酸疼的很……

         ……我其实想爬起来去洗澡的……结果爸妈把房门锁了……||||

        ……流过汗的皮肤粘腻的难受啊……残念了……